欢迎访问万博客户端下载!
今天是:
人生无常,喜怒哀乐是一生

                                                      
发布日期:2017-11-30 21:44:57 查看次数:

岁月总要带着每个人奔走,前程途中温暖的阳光,披荆斩棘的弯刀,当你深情回望时这大概就是家的存在,如同赋予了铠甲同时拥有了软肋。

能在每个假期跟亲戚相聚,那是我小时候自认为很开心的事:长辈会说“多久没见个又长高了、脸蛋愈变可爱了”、表兄表姐会说“带你去你上次爱去的那家老店吃凉粉”......2003年,那年我十岁,作为小学三年级的小学生,还是个晕车的体质,首次搭上了开往贵阳的汽车去见远房亲戚。没有高速公路,只有蜿蜒崎岖的盘山公路,望不尽。漫长的行车时间里经历了吐了睡、睡了吐的艰辛过程。终于在数小时后,我第一次见到了父母常提起的远方亲戚:第一次看到原来能有人跟我父亲长得那么像、第一次感受到我的家族还能这么庞大,心里又惊又喜。

这一年家族各分支齐聚一堂,为的是共同编撰刘氏家谱。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如国无史则刚纪不明,如族无谱其史不清,不知其由来,不能溯其渊源。故谱乃一族之命脉,家族之大事也。然而那个时候的我只记得跟着同辈小伙伴嬉戏打闹滑滑梯戳破裤子,对于此行目的并不重视。直到收到编撰好的家谱时,拿在手里那沉甸甸的分量和出现在46页里我的名字,才深刻的感受到家族就像一棵树,一棵枝叶如盖的百年大树,子子孙孙都在它的荫蔽之下,我是它新发的嫩芽,也将长成它挡风遮阳的枝干。

父亲是奶奶带大的,爷爷去世早,奶奶一手拉扯大5个孩子。爷爷在世时贯彻落实的教育方法是——打,棍棒出孝子也就成为刘家家训。

在我完全没有映象的年纪,事后从我母亲的口述中得知在我三岁的时候,一天晚饭后准备给我洗澡,可我要闹着喝酸奶,父亲要我洗了再喝,我要喝了再洗,在我饭后喝一瓶酸奶和退一步把酸奶放洗澡盆边上都不愿意的前提下,我被打了。白花花的小胳膊小腿就着火红的竹柳印,最终喝着酸奶把澡给洗了。

唯一一次被打经历,能知道父亲生气时候的模样,也能体会自己瑟瑟发抖还倔强的不肯低头。

2007年月某一日,那是个在记忆中模棱两可的日期,可旧事我却记得很清楚。早上出门前还被奶奶抱怨浪费粮食,中午在外婆家接到她去世的消息。站在家门口看见抱着衣服哭成泪人的父亲,一米七几的大男人嚎啕大哭,不知所措的我站在门外。楼上的堂哥叫我声,上楼,沙发一排坐着我们五个,没有人说话,静静的坐到天黑,伴着楼下的哭声、喧闹声我们待了一下午。

中午很久很久没见的舅爷赶来看望奶奶,久病的奶奶自己提议要吃点硬食,聊天吃饭过程中倒了下去就再没起来,走得很安详,却留给我们止不住的念想。

会记得那天早上让我别浪费粮食、游泳溺水了给我烧蛋、发烧了用酒精给我擦背......

 

大学是个有趣的地方。

这年代的孩子出远门上大学,身为独生、单亲、多亲,无论好学与否,都认为是种自由,自然就没有了旧时代“背井离乡”的落寞感,也没有了游子“孤身求学”的意味。

可是每个人都会想家吧?

母亲烧的菜,那是学校食堂不能匹及的,每次放小假期回来,她会挑你喜欢的菜买了做好;到你房间来口里念念叨叨说“你看你,衣服一天换两套谁给你洗?我才不给你洗......”,可是在那个太阳懒懒晒进窗台的下午,她会帮你把脏衣服一起洗好晾在阳台上。

在学校,父亲打电话来,念念叨叨,拉拉家常,没有什么要紧事却也能熬一个小时电话煲。

所以每每在这些时候,我就在心里偷乐。这样的快乐,不是情绪高涨、不是活蹦乱跳,只是深深浅浅在心里泛起涟漪。

所以我常常在想,生活中总会有令人烦忧、令人欣喜的事,你因此皱眉烦恼过,也因此喜笑颜开过。但是家是最坚强的后盾,它生命力旺盛、强大、善良和有爱,在奔走的过程中,为未来铺出喜怒哀乐,这些平凡的经历也正是被喜怒和哀乐的充斥变得越发地丰富。

往日,在脑海;未来,我自在心中待续...... (供稿人:刘内)